2018年12月29日,著名香港导演林岭东在家中猝死,终年63岁。

各界无不沉痛和缅怀。

王晶、周润发、余文乐、舒淇、谭咏麟等合作过的明星都在第一时间发文怀念。

对于一向爱看港产电影的我也是惋惜不已。

从此,香港电影市场又少了一位大师。

林岭东导演的一生足够精彩,他拍摄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

有初出茅庐的《阴阳错》、搞笑大场面的《最佳拍档4千里救差婆》、一鸣惊人的《监狱风云》、写实犀利的《学校风云》、追求刺激《侠盗高飞》、明星云集的《双龙会》、另类武侠的《新火烧红莲寺》...

林岭东是香港类型电影中重要的代表人物,暴力美学曾是他的

包括为人熟悉的风云三部曲《龙虎风云》、《监狱风云》、《学校风云》。

其中1987年执导兼编剧的《龙虎风云》,更获得当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周润发亦凭此片赢得最佳男主角。

1989年林执导的《伴我闯天涯》,亦获得第二十六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提名。

1996年他赴美执导《硬闯100%危险》,翌年回港拍《高度戒备》再创高峰,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

1999年编导《目露凶光》再获第三十六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及第十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

2012年,林岭东与徐克及杜琪峰联合执导《铁三角》,2014年再执导拍摄电影《迷城》。

翌年在亚洲电影节获颁最高奖项——终身成就奖。

林岭东除了熟知的一面外,亦曾与5位电影人好友包括徐克、泰迪罗宾、黄志强、章国明和施南生合组乐队。

更于1985年的年三十晚在无线电视以“猛虎乐队”身份公开演出。

林岭东的电影风格可以追溯好莱坞三四十年代黑色电影的传统。

他把它处理成一出残酷社会现实逼迫下的人性悲剧,尤其在社会背景的表现上要比吴宇森的电影深刻和复杂。

偏重男人为冲破不良社会、权利的压迫,为尊严、公义及女性的爱而付出沉痛代价。

但他与吴宇森标榜“暴力美学”不同,林岭东在类型片的框架里,用放大的“现实暴力”探讨了社会问题。三部《风云》影片,林岭东都是借助警匪片的叙事框架展开。

值得思考的是,常见的警匪对峙,在林岭东的影片中变成了警察面对匪徒的无能为力,或者警察与匪徒有意无意地结成“同盟”关系。

不约而同地,以两个团体的力量共同向孱弱的个体施暴。

而在林岭东构筑的警察和匪徒两个世界里,警察比匪徒更让人厌恶。

因为匪徒还凭借“江湖道义”给人一丝温暖,

而警察凭借着合法的权力,其行为则更为骄横和残暴。

在这里,就来聊一聊林岭东导演从影以来最具影响力的一部作品。

林岭东的影片有自己独特的累积式叙事方法,矛盾和冲突呈台阶式递进,一级更比一级高,最后将主人公逼向悬崖之巅。

他口碑的典范之作应该是《监狱风云》。

这部影片里,在累积的效应下,林岭东沉稳叙事,

一步一步地构置矛盾冲突,直至营造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生死一战。

无论是美国的好莱坞,还是东方的香港,监狱里的故事向来是制片商的热衷的题材。

在众多监狱影片中不乏经典,这部80年代的港片《监狱风云》堪称华语监狱题材电影的代表作。

《监狱风云》不像《肖申克的救赎》那样主题深刻,

也不像《绿色奇迹》那样充满对人性的拷问,更不似《逃狱三王》的黑色幽默风格。

这部电影靠的是写实的监狱生活和主人公情感变化来唤起观众的共鸣。

相信许多人对于20年前的电影《监狱风云》仍有印象,

影片主演是如日中天的周润发和崛起中的梁家辉。

这部港影史上的佳作,至今都被仍为是林岭东的代表作之一。

《监狱风云》之所以卖座,正因为他极具写实的风格,在吴宇森浪漫主义警匪片横行的当年,独创出了与之截然不同的味道。

而它和麦氏兄弟的《省港旗兵》相比,又多了人物友情关系的描述。

这正是林岭东风格特色之一,而另外一个特色,在于无处不在的对于社会问题的追思与探寻,臻化于境,颇具神韵。

要想写出一个不落俗套的故事,那就必须要标新立异。

监狱片题材,在西方电影中,已有开创先河的作品。

作为中西文化阵地的香港来说,那时候,这类影片几乎还没有。80年代的香港电影,影片类型真可谓是百花齐放。

当时,导演林岭东为了寻找突破口,于是进行了大胆的尝试。

结果,此片入围了当年的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影片。

在香港繁华发展的背景下,刺探描绘了监狱这个不为人知的环境下,讲述着情与义的故事。

《监狱风云》的雏形,始于1986年。

当时作为“新艺城电影公司”新科导演的林岭东,只能接拍一些小成本电影糊口。

或是遵嘱开工的傀儡,默默无闻,并没有一部能代表自己特色的作品。

哥哥南燕向林岭东建议拍摄一部讲述监狱与犯人的电影,经过一番思索之后,两人一拍既合。

剧本与故事大纲则交给了哥哥南燕完成。

南燕根据狱中朋友的经历以及自己的创作加工,在泰国完成了初稿。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刀光剑影和腥风血雨。

监狱也是个小江湖,这里汇集了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既有黑帮老大,又有街头混混,既有狡猾奸诈的小人,也有正直老实的普通人。

电影里的监狱,感觉就是个小社会。外面有的,里面也不差。

这部题材在当时不太入流的影片,在上映当年迅速成为一匹票房黑马。

令人欣喜而欣慰的是,一个狭隘且有限的空间监狱题材电影,也可以有摄人眼球的跌宕起伏的剧情。

这是我们喜欢看林岭东作品的一个重要原因。

《监狱风云》亦成为了监狱题材电影的开山之作。

自7年之后好莱坞才有了描写越狱题材的《肖申克的救赎》。

1990年朱延平执导了同类型电影《火烧岛》,虽然大火,但也无法达到《监狱风云》的这种效果。

邓衍成与梁鸿发如法炮制出的《黑狱断肠歌》只是依葫芦画瓢,连后来南燕参与编剧的其他几部监狱电影与之相比都要逊色许多。

林岭东曾笑谈《监狱风云》的成功是一个偶然,但可以从中看出他和南燕创造出这部剧本的诚意和心血。

《监狱风云》的成功,首先在于他将监狱中的黑幕斗争展现的淋漓尽致,是因为其多次探访监狱友人从中吸收真实素材所致。

一些真实的桥段,譬如橘子点烟,议员察访,监狱循例检查违禁品,都有证可考。

其次是因为编剧南燕颇懂得把握一部商业电影的关键因素,在当时武侠片与警匪片追根问底的“友谊决胜”之下。

林岭东虽保底走老路,但在污浊的环境下表现出主角纯真的友情,形成鲜明对照,玩出新意的同时,也能颇让人信服。《监狱风云》的成功,其实是和许多人都密不可分的。

《监狱风云》中的各人物刻画的有血有肉,可以堪称港片电影中的经典。

监狱是个小社会,也是个小江湖。

电影丰富了这个小社会中的生活,在残酷的生存法则中加入了浪漫写意的情调,

让本来残酷的监狱生活变成了具有浪漫色彩和侠义精神的江湖故事。

在表面风平浪静监狱生活背后隐藏着的是弱肉强食的生存规则。

电影中有这样一句深刻的台词,阿正对阿耀说:

作为新人的他一切脏活累活都揽下,其实正是监狱这个最低层的人物。

而张耀扬饰演的典狱长杀手雄与徐锦江饰演的鬼见愁则是崇尚暴政专政的臣子,也是社会上的伪君子。

他可以不顾一切的利用栽赃嫁祸以及暴力手段来维持监狱“暂时的和平”,保住自己的乌纱大帽。

而何家驹饰演的大咪以及群党则完全是利用依附前者苟且偷生的爪牙,在中国历史上都是遭人唾弃的一类群体,所以两者被安排为大小BOSS,是合情合理的。

周润发饰演的阿正则可以被视为中产阶级的代表,他与上层与下层都仅有一线之隔,但却极不稳定。

他可以谄媚狱警求得一时平安,也告诫新人“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当自己权益受到侵害之时,他只有收回谶语反戈一击。

黄光亮与的角色正是不明就里的群众代表,属于不同立场,作风却又独立,关系容易相互渗透。

另外狱长的角色完全不同于杀手雄,是一副老好人的形象,其实作为监狱最高官,无疑影射了以良好姿态对待民众的“政府形象”,只不过下面的人善心恶用。

在香港处于殖民时期的动荡日子里,港人骨子里依然有着中国人所崇尚的传统精神——反抗压迫,与恶势力做不屈不挠的斗争。

故结尾处除掉杀手雄,令人大快人心,正中观众的心怀。

毫无疑问,《监狱风云》绝对是林岭东导演从影生涯以来拍的最棒的一部作品。

虽然他已经离开,但他的影响力、他的作品仍会在观众心中流传下去。

香港仍然是他的,港片仍然是他的,我们仍然是他的。谨以此文悼念林岭东导演过世

首页时政